sweetie

化学家海洋洋w:

首先说明这不是摄影的作品。这是一个书籍的推荐。

因为Rollei在摄影历史上声名显赫,我想了很久决定不打上“摄影”和“胶片”的标签对不起禄来这个鼎鼎大名。


书中有一句话被我摘抄在封面上。
Sic transit gloria mundi.
拉丁文句子。大意“我们创造过世界的荣耀。”

杰森施耐德选择了正确的时机终结经典的双镜头禄莱相机时代,
应该以他当时说过的一句话来作为结尾,
“Sic transit gloria mundi.(我们创造过世界的荣耀。)”


书本由新西兰作家JOHN PHILLIPS编写。
作者还得到了历经数次破产的现在的禄来公司的积极配和,还在封面上使用了禄来商标。

照片是在台灯下随便拍的请别介意。

其实我拍了好多好多照片呢,因为Lofter只能支持十张图,所以还思考许久要放哪几张图上来。
这是中文书籍里能找到的最详细最有用的一本书了应该…
由于知道它的人太过稀少,
于是在拿到书的48小时内,我就决定写一个推荐。

详细到不能更详细。
无论是Rolleicord还是Rolleiflex,每个型号和变体都写得清清楚楚。
甚至还有作者整理的编号和生产年代。
各种交流网站上流传的禄来机身生产年代对照表就是出自这本书。

整本书带着很经典的翻译腔。
还有诺干个地方翻译得生硬或者让人难以理解。
书本的译者可能不是禄来迷,也不是非常有摄影相关的经验吧…不能要求处处翻译得很完美。

书本按照时间顺序介绍禄来双镜头反光照相机。
中间穿插一些历史。
每个型号、变体、生产年代、辨识特征、机械设计的特点都写得很清楚。

还有极其齐全的附件的介绍。

中间还有好多个穿插的段落详细解释禄来的机械结构原理。
比如快门、对焦机构、过片机构的原理。

最后还附上了Rolleiflex Automat 的机械分解图。


看了书之后,
会知道原来还有称为2.8B的搭配Biometer80/2.8的版本;
会明白搭配Tessar80/2.8镜头的2.8A在当时实际上不受欢迎;
会发现原来禄来自己尝试电子化的作品叫Rollei Magic;
会发现原来各大器材平台上流传的3.5T其实叫“Rolleiflex T”。


背后的参考价格是298.00。
实际上买到的价格应该是210-245元左右。
本书英文版叫The Classic Rollei: A Definitive Guide .
英文版本在一些电商那也有,贵100元左右,不过我没有买。如果接下来有买,我会写一篇英文版书籍的推荐。

鉴于我只是推荐书而不是打广告,所以购买途径烦请有意的各位自己去寻找吧^u^


最后以两段在书本上摘抄下来的文字作为结尾吧:

当然,相机爱好者的热情不只在于拥有一台经典的6x6禄来双反相机,更重要的是使用这些相机,因此就必然离不开120胶卷以及冲洗胶卷的材料。许多发烧友希望相纸和暗房相关的材料能与胶卷一起留存于世;另一些人则可能会觉得,只要现在的胶片扫描仪可以进步到扫描结果完全与使用传统暗房工艺制作出来的照片难以区分的程度就可以了。现在只能这么说,使用禄来和其他高品质经典相机的发烧友越多,实现这一希望的可能性越大。


我更迫切的希望是,那些已经拥有禄来双反相机,或者想收藏禄来双反相机的人,认为本书有趣又实用。不管他们是收藏者、使用者,或者两者兼而有之——经常有这种情况,这本书都会鼓励他们去使用手里的相机,并获得最棒的体验。


END。

愿禄来双镜头反光照相机和传统的120胶片摄影能一直流传下去。

【利艾】《论一夜七次后安抚老婆的重要性》

-Nikko猫酱-:

【利艾】《论一夜七次后安抚老婆的重要性》


By Nikko猫酱


 


*不要被看似高大上的题目骗了熟知PO主的你应该明白其中深意


*配合PO主自制BGM食用风味更佳 (请戳→http://t.cn/Rhdexh8) 


*大晚上爆肝摸鱼我也是蛮拼的233333【你


 


-----------------------------------------------------------------------------------------------


“利威尔先生简直太过分了!”


 


被刺目的阳光唤醒的艾伦刚刚坐起身,就被腰腹以及下半身的酸痛硬生生地逼着倒回到床上。费力地抬头看向床边小几上的台钟,心中默默地算了算时间。自己只剩下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就该跟阿尔敏他们在车站碰头了。


 


与酸痛奋力抗争的艾伦终于从床上挪了下来。像十月怀胎的孕妇一般单手扶着后腰,艾伦缓缓地走出卧室。浴室里传出哗哗的水声,氤氲的水蒸气透过门缝涌出,带着些许梦幻的色彩。但艾伦很清楚,门后的人正是让自己变成现在这幅样子的罪魁祸首 — 三十路同居恋人利威尔先生。


 


说起事情的起因,其实只不过是艾伦昨晚对利威尔说起自己明天要和阿尔敏,三笠他们出去玩,晚上可能会回来的稍微晚一些。在艾伦看来,自己刚刚从考试的炼狱中解脱,恰好明天又是周末,和好友们出去放松放松本来就是件无伤大雅的小事,再说自从跟利威尔先生同居后,自己就已经很少和朋友们出门了。况且艾伦的‘晚点回家’的定义是10点以前,对于一个21岁的准成年人来说根本就不算太晚。但是,利威尔根本不管艾伦试图解释,而是连宵夜都来不及吃就直接将少年压在床上,狠狠地大战了七个回合,直到身下的人脱力昏睡过去。


 


艾伦发誓,恍惚中他听到利威尔先生的自言自语:“这样明天你还能出去么,艾伦哟。”


 


真是心机重又小心眼的三十路。


 


恨恨地将视线从紧闭的浴室门上移开,艾伦艰难地向厨房移动,准备找些食物填饱自己因为昨晚没吃宵夜而饥肠辘辘的胃。当他经过书房,眼角余光瞄到一尘不染的整齐办公桌上与自己是一对的黑色手机,一个大胆的想法不受控制地跳了出来。


 


艾伦咽了一口唾沫,再次将眼光移到紧闭的浴室门上。门后的水声还在哗哗地响着,仿佛是某种鼓励。深知利威尔洁癖的艾伦知道,他在浴室里至少会冲洗一个小时,也就是说,在这一个小时之内,艾伦做的事情都不会被利威尔看到。


 


有着丰富作死经验的少年自然明白东窗事发的可怕后果,后腰隐隐的酸痛告诫着他不要再次作死。经过一番激烈的作战,艾伦心中名为‘作死’的魔鬼再一次地打败了天使。他忍着腰痛走进书房,拿起利威尔的手机摆弄了一番,小心翼翼地用衣服下摆擦去留在屏幕和按键上的指纹,垫着衣料将手机按照原来的位置摆好。做完这些,艾伦躲进离浴室最远的阳台,掏出自己的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看着屏幕上亮起‘发送成功’的字样,艾伦狡黠地眯了眯眼,露出得逞地笑容。


 


过了大约一刻钟,利威尔终于夹带着温热的水汽从浴室中走出来。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熟悉身影,一抹罕见的微笑不经意地爬上了千年冰山脸。


 


“小鬼起的还真早,”从背后环上艾伦对于男孩子来说还算纤细的腰,利威尔好整以暇地对着自家小恋人的耳根吹气。


 


“腰还疼么?”


 


“托您的福,”艾伦僵硬着身体,停下手中切菜的动作,空出一只手拍掉顺着上衣下摆滑进来的咸猪手,没好气地回答。


 


“利威尔先生,麻烦您快点准备去工作。”


 


“嘁,真是小鬼。”利威尔似乎没有要更进一步的打算。他放开艾伦,回到房间穿戴整齐,拎着文件手机再次回到厨房。


 


“玩的开心,艾伦。”在少年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利威尔宠溺地揉了揉蓬松柔软的棕发。


 


“早点回来。”


 


听到大门关闭的清脆‘咔哒’声, 艾伦一直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来。在确定利威尔没有将手机落下后,他匆匆吃过饭,换了身衣服出门,向和好友们约定的地方赶去。


 


一想到自己的小把戏没有被利威尔先生识破,以及等一下会发生的事,艾伦贼兮兮地暗笑,不禁佩服自己的机智。


 


偌大的会议室内,安静的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清晰地听见。相对而坐的人都紧闭着嘴,视线紧盯着面前的文件,大气都不敢喘。利威尔坐在正中的位子上,将手中的文件重重地甩在桌上。厚重纸张与光可鉴人的桌面狠狠相碰,发出极大的声响,惊得会议室中全部的人都抖了一抖。凌厉的目光夹带着刀刃,来回扫视着全部的人,


 


“这就是你们能拿得出手的最佳的企划案?”冷如寒夜的嗓音带着明显的嘲讽,打破了死寂一般的沉默。


 


“这种猪猡们用脚趾都想得出的提议你们还好意思交给我看?简直笑死……”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利威尔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响起的音乐硬生生地将他没说完的话截住了。


 


一阵超低气压席卷整个会议室。利威尔在呱噪的音乐声中眯起眼睛,环视着会议室里的人。


 


“看来你们还真是不把我当一回事啊,我记得曾经说过开会是不允许带着手机的吧?”


 


大家面面相觑,沉默不语。持续不断的音乐声听起来更加的刺耳。


 


“呃……那个,利威尔先生,”座位距利威尔最近的佩托拉偷瞄一眼上司的脸色,嗫嗫地开口。


 


“我想……应该是您的手机在响。”


 


“哈?”利威尔伸手从外套中抽出手机,原本还带有嘲讽的脸瞬间变得阴云密布。


 


那个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以超大分贝唱着洗脑歌《小苹果》的,正是自己的手机。


 


黑着脸将手机调至静音状态,利威尔再次扫视满屋低着头的下属,轻咳一声,开口准备继续喝骂。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全部人的视线集中在利威尔的手机上。


 


一阵更加强烈的低气流飞快地笼罩整间会议室。所有人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飞快地将视线移回至面前的文件。


 


眼角余光中,佩托拉看到利威尔此刻的脸色已经沉的仿佛能够拧出水来。一只青筋微微跳动的手拿起手机,狠狠地按下了关机键。


 


整个会议室再次恢复到无声的死寂。


 


捏着发胀的眉心,利威尔再次看向此刻已经在低气压的威慑下失了色般瑟缩着的负责人,继续还未说完的评语。


 


“我希望三天之后的会议上看到的是真正的企划案,而不是像这样的垃……”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全部人的视线再一次集中在利威尔已经原本已经关机了的手机上。


 


被打断三次的利威尔此刻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锅底’来形容了。他抓起聒噪不停的玩意儿,看也不看地用力砸向身后的墙角。一阵巨大的声响后,全部人惊恐地看着瞬间四分五裂,彻底安静了的机器,硬生生地将刚才憋着的偷笑全数咽了下去。


 


会是开不下去了,利威尔挥了挥手,大家如鸟兽群散般逃离了会议室,只留下利威尔一个人若有所思地看着角落里的碎片。


 


 


 


 


 


 


“呐呐,我说艾伦,这样做真的好吗?”阿尔敏面带担忧地看着艾伦拿着自己设计的远程遥控软件玩得不亦乐乎。


 


“利威尔先生活该!我早就想让他吃一回瘪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幸灾乐祸的好友,阿尔敏无奈地扶额,默默为艾伦点蜡,顺便祈祷利威尔不会因为艾伦的恶作剧而迁怒于算是帮凶的自己。


 


此刻,正在因为自己的把戏得逞而高兴得忘乎所以的艾伦不知道的是,距离自己被利威尔按在床上一直狠狠地做到天亮,还有五个小时。


 


-FIN-


 


 


 


 


 


 


 


 

inner-universe:

#BH6深夜图文六十分# 本来想昨晚画,但是断网了,所以刚刚等饭的时候花一小时画了,BH6*魔法少女小圆(●´ω`●)

清風無忌kaleb:

綺麗な着物 なびかせて 、乱れて 咲かせて…

[cosplay] | 雨夢樓 |Kagamine Rin cn:iKU  

攝影/後期: @清风无忌Kaleb 場地: @樱-物语- 

coser幑博:ttp://weibo.com/u/2302621731

2014-8-2 攝

碎碎冷梦:

10.13在广州美萌和流星学习后期时候的维祂萌汉子妹纸。还在寻找自己的风格和色调,略不同步强迫症好难受_(:з」∠)_

CN:_金针菇维祂_

one photo by 流星是有双马尾喔

two photo by 冷梦 

后期:脑残的本人。

花絮:估计水印也就在场的几个人知道,受君根本把持不住。